知识与资讯
口译专题
 
论专业口译为何要有“心”
发布时间:2011-9-3 11:45:00||  点击:1254次||  文章分类:口译专题||  发布人:翻译家(Fanyijia.com)


本文介绍专业口译工作中“心”(直觉、左右脑协调运作、变异意识状态)的角色功能,指出翻译(尤其是口译)教育何以若能重视这个层面,加入有关培训成份,必可事半功倍。

1 口译培训另有重要一环
口译人员的专业培训,由二十世纪中期全面开展,到了近一二十年,配合着翻译理论、语言哲学、心理学、翻译教学理论等方面研究的成果,各院校不断奋力更新教学法,务求更有效率更有把握培育口译员。
至今为止,绝大多数的口译课程集中在语言、逻辑、记忆、数据掌握等范畴。事实上,成功的口译家都知道,这些都是基本功,上乘的口译“表演”还要涉及另一个层面或范畴的工夫,那就是所谓“心”的运作。
如果口译教育工作者忽略了这个层面,或者以为那是鞭长莫及的东西,只好让学者日后“各安天命”,各自修为,那是很不幸的,因为最新的心理学研究已经揭露了不少有关的宝贵资料,可以好好应用在口译教育之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本文试从这个角度,分享一点点浅见。

2 口译的高中低层次
分析、比较各方译员的表现,可以见出原来层次高底有别(当然同一位译员在不同情景、状态下,往往处于不同层次,即使同一场的表现亦然)。
表1五种口译状态的特色
层次  名称 翻译对象 使用
第1阶  译形  字、句、段(讲话的字面意思) 左脑
第2阶  译意 (下)  话句、文本(讲话的具体意思) 左脑
第3阶  译意 (中)  语意丛、语篇(讲者表达的信息) 左+右脑
第4阶  译意 (上)  "志" 、"情"(讲者的内心状态) 右脑
第5阶  译神  "存有"(讲者那个人的“实相”) 右脑

2.1 第1阶:译形
翻译工作一般都有这个规律,凡是译艺水平低者、信心不足者,凡是译艺水平高但是对原文的意思掌握不足(例如原文语造诣问题,或是对于原文那个专业范畴认识不够)者,往往逐个字逐句“搏斗”,企图由原文白纸黑字的符号或连串传到的声音符解读出可以理解的、有道理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译者有意无意侧重了原文的系统意义(langue),忽略了它在具体情境中发挥的独有意义(parole)。
在口译过程中,这种以形为主的做法,就是这样的表现:
• 处处译出每个字的字典解释意义(sense),而不是一个个字有机组合所形成的真正意义。
• 倾向逐字逐句逐段重现原文的形式特征(formal characteristics),例如原文使用三个形容词就挑选译文语里三个“对等”的形容词依次译出,原文使用被动式,译文照办。
• 很少增补、删节、浓缩、改动。
这种译法显然是最糟糕的表现,因为听众固然会听得吃力,译文也难免处处歪曲讲者的本意(正如笔译时只从字典里抄来一个个字的译法拼揍起来一样)。

2.2 第2阶:下策译“意”
“译意莫译词”,这是做翻译工作的共识。不过“意”这个字包括的范围倒是很广的;狭义的“意”大概相当于语言学所指的 parole,即是语言落实到个别特定语境里所代表的信息(例如"the President"一词在英汉字典里有多个"译法"这就是字典解释意义),但是在美国白宫里使用,几乎肯定是指"美国总统",若在美国某大学的高层会议里出现,又几乎肯定是指该校"校长"。
在翻译过程中,每个字的意义往往由整个文本(text)的语境(context)和上下文(co-text)来决定,口译工作起码要做到这一点,才能过关。例如有一次会议中播映一小段录映的纪录片,映像为一个中年汉,开头的旁白为:"Mr. Brown gambled and lost……",当时做的是同声传译,译员实时说:“布朗先生赌钱,输掉了”;没料到镜头一转,映象为此君伏尸在汽车驾驶座上,旁白的下一句为 "He chose not to buckle "——原来那是英国运输部制作的宣传广告,劝谕国人乘汽车必须扣上安全带,片中那位布朗先生没有这样做,等于赌搏,不过是在赌命。译员没听过下文,也没有留意纪录片的题材,于是译错为输掉了钱。
能够正确传达出每个词在话句(utterances,指一句句说话在某场合使用的信息价值)里的意义,每个话句在文本里的意义,口译工夫已经更上一层楼了--虽然仍然未够理想。

2.3 第3阶:中策译“意”
有经验的口译工作者一定知道,在多数情形下,译出来的讲法跟原来的讲话未必是在形式上对应的:
• 译文往往较为浓缩。
• 有些细节和许多重复的地方都滤掉。(注1)
• 原文的思维表达经过整理、加工。(注2)
• 有时会补上了不可少的数据,保证听众明白讲者的意思。(注3)
• 不能译出或无需译出的部分会以其它方式表达(例如“刚才讲者引述了一个古代流行的典故,比喻甚么甚么……”)。(注4)
有经验又熟悉主题的译者不是在接收一个个字、一句句话,而是将讲者正在表达的心意陆续不断“听进心理”,其单位是语意丛(semantic cluster),然后用译文语按自然习惯的方式传达出这些语意丛,结果原文译文的表达方式每大异其趣。
以上的情况在同声传译很常见(注5),连续传译更时常应该如此(笔记也是这样写的),例外者只占少数(例如在法庭里或在谈判场合做连续传译,则可能需要逐字逐句译出原文的表达形式)。
能够办得到以语意丛为主的译法,通常表现都有相当的水平,不过即使如此,也未必等于满意,可以接受,视乎情况而定。

2.4 第4阶:上策译“意”
在一些完全以发布客观信息、没有个人色彩、并非旨在感染听众影响听众的发言,传译工夫达到上述的运作方式,大致上可算功德圆满。然而在现实生活中,需要口译服务的发言,大部分不属于这一类。此所以翻译除了要译出原文的数据性信息外还要让听众捕捉到讲者的"心意"即"诗言志"所谓的"志"、"有情天地"所谓的"情"(英文所谓的"statement","feel"),都是指讲者发言那一刻内心的状态,特别是他想分享、抒发、传达出来的感受、态度、想法、立场。
口译员若能深入了解讲者上述的条件,将自己"代进去",恰到好处地重现讲者的细腻感情和内心状态,保证听众不但认识他的观点,得到他提及的数据,更感染到他发言时那一份心情与志向,例如关怀、恐惧、热忱、悲愤、激动、慷慨情绪,还有平静、空灵、祥和、杂乱、扰攘等心境,透过选辞、组句、节奏、音韵、语调等说话的艺术,传达出讲者辞句背后的各种信息,这样才对得住讲者,也令听众充份参与沟通。
要照顾到这方面的传意效果,逐字逐句来译是往往办不到的,译者需要运用相当的自由在有需要时改动原文的词汇、句式、意象,所谓"得鱼而忘筌",着眼的是"鱼"("志"、"情"),而不是译者当时讲了甚么、甚至不是怎样讲。

2.5 阶:译“神”
口译工作条件充份具备,译员往往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好像跟讲者共仰息,一起思想一起讲话,两人的隔膜逐渐消失,不分你我,心心相印,译员化解了自我,"变成了"讲者,一起在宇宙的韵律中流转,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那么"自然",再不刻意去想、去试图解释、去寻找表达方式,几乎好像任由灵感在主导,那就是一种将讲者个人的存有(being)翻译出来的境界,这种境界只可以意会、无法言传,但是够班又有经验的译者相信都体验过,也会承认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缘份。(注6)
这种境界,大概相当于笔译工夫所追求的"神韵",即是作者个人最与别不同的 "essence"(要素、本质、实质),举一个例,同是美国总统,克林顿跟乔治布殊的个性大异其趣,精采的译员替他们服务时,一开口每一句话都应该听得出有"克林顿腔"或是"乔治布殊腔",而不是"美国总统腔",就是那么简单。至于究竟 "essence" 在哪里(如何分析、归纳、证明),又怎样"进入"(而不是扮演模仿)角色,当然内里大有文章,不是三这两语讲得完的了。

以上五个层次,大致上一个比一个理想,最后两个比较"“形而上”",难以捉摸,未必适用于所有的口译场合(例如在法庭审案时只要求头三个层次,有时甚至需要采用第一阶的手段与态度)。而且不论是谁做口译,恐怕亦无保证每一次可以达到第四、五个层次,尤其是后者,往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配合,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缘份。
即使如此,可以肯定的是口译员得以掌握了个中的道理,多磨炼自己,上阵前做足准备,一定能够在大部分时候或多或少达到第四及五阶。原来这几个层次是逐步由左脑运作转移到右脑的过程,第一阶可说是"绝对左脑"、第二阶"相当左脑"、第三阶左右脑兼用,第四阶是在左脑的基础上充份使用右脑,第五阶也许是"绝对右脑",甚至是进入变异意识状态(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见下文4.3节介绍)。

3 拾级而登臻于化境
上述第一、二个层次的翻译实况及成果,正是坊间大部分讨论翻译“技巧”的书籍举例、分析的重心,这类讨论往往比较原文译文的"意义",指出译文里歪曲了甚么、遗漏了甚么。
第三个层次的翻译实况及成果,则多由文本语言学式(textlinguistic)及语篇分析(discourse analysis)式的翻译研究中见到。
第四个层次的翻译实况及成果,多见于文学翻译赏析。
至于第五个层次的翻译实况及成果,至今很少有翻译研究着手探讨。不过只消跑去访问有经验有成就的口译员,相信都会听到他们形容自己在口译(包括同声传译及连续传译)工作进入了非常理想的状态时,都会经验到一种"忘我"的境界,整个人好像成为了一个 "flow"(流)的一部分,完全无须出力,无须担挂该怎样做,也有人形容那种状态为"自动档"(以驾驶汽车作比喻),或是"冥合万化"、"yoga"(瑜伽,即恢复了跟上天的连系)、或是道家所谓的归于一(返回"一元状态")。(注7)
根据心理学的描述,这种"流是类似狂喜的一种专沙状态,完全自然,此时人的智性及生埋表现特别突出,各棋王、演奏大师、艺术家都不时有此经验。(注8)

4 左右脑并用相得益彰
这五个“层次”,也可以用神经心理学和解剖学的角度来分析,视为右脑逐步开启、使用的过程。
虽然至今为止,近百年的深入脑部科学研究仍然未能揭开人的大脑运作的许多真相,不过目前科学公认左右脑分工的事实,即是说人的大脑分为左右脑两半,各司其职:
• 左脑负责智性的、分析的、推理的、整合的事务,包括逻辑思维、例行的运算、日常简单的意识活动。
• 右脑负责直觉、感应、沟通、结合、创造、灵交(mystic)的事务,包括较复杂的思维、与其它人事物的信息交流等。(注9)

4.1 译员运用左右脑翻译效果有别
在一般口译进行的时候,若是译员集中注意力去处理个别词、句(即上文形容的第1阶),或以文本为单位专心一致去传达(即第2阶),那么使用的大概是右脑。若能提升至第3阶,以语意丛为翻译单位,译者需要直觉、感应、创造等右脑功能,以辅助智性的分析、推理的左脑功能,双剑合璧。第4及5阶,则是以右脑为主的"超实证式经验"(beyond positivity)境界,译者一方面依靠内在化了(internalized)的经验、运作规律、知识,一方面运用无从分析、难以言传的感知及创造能力,进入讲者的内心世界,在"高层次"跟他共思想共感受共呼吸共存有。

4.2 右脑有特别机能可发挥
由于右脑功能比较玄妙,历来中外这方面有研究的“高人”往往采用较为虚无抽象的方式来描述,所以一般人总有神秘的印象,将右脑天生的五感(视、听、味、触、嗅五大知觉综合运作)称为“第六感”(sixth sense)或“特异功能”、“超感官知觉”(extra-sensory perception)。也有人习惯叫这种由右脑主导的功能为"直觉" ( intuition )、或是"内心感觉"( gut feelings )。(注10)事实却是右脑具有左脑所无的四项特别机能:
1. 谐振共鸣机能-- 右脑有“音叉作用”,与万物发出的波动谐振,接收到复杂微妙的信息。
2. 想象化机能-- 右脑懂得透过天马行空的创造力,将种种意义重组,感应出整全的信息(作家作曲家画家的灵感就是这么一回事)。3. 高速大量记忆机能-- 左脑的记忆像计算器,是线性的,右脑的记忆像照相机,看了一眼就全部贮起来(速读就是发展这种能力而达致的成果)。
4. 高速自动处理机能-- 右脑有办法将接收得来的大量信息整理成为有意义的意念,予以运用,这种功能的速度与复杂性高于左脑千万倍。(注 11)
近年的“新物理学”(New Physics)研究,正在逐步揭开所谓“心灵感应”、“天眼通”、“预知力”的神秘现象之谜,因为科学家的注意力已开始由眼睛及仪器所能看见的物质(10的负20次方公分以上的粒子),伸展到看不见的物质(这以下的粒子),即所谓“超微观”(超微粒子)的世界,前述那些“心灵感应”、“天眼通”、“预知力”等现象,都可以解释为基本粒子的波动在传送信息的能量(波动本身是一种能量):所有物体(一草一木一石、光线及动物等)都不断像广播发射站那样向全宇宙放送指动波,又同时像钢琴的键盘一样,对周围的波动发出共鸣。若是这样理解的话,“心有灵犀”、“心心相印”、“天人合一”、“冥合万化”就不再是玄妙的、神秘的现象了。(注 12)
就目前人脑研究的结果所知:人一生所见所闻所学,大部分数据都是贮存在右脑的;右脑的贮存能力是左脑的百万倍(注 13);就运作的能量来比较,右脑亦比左脑十万倍以上。(注 14)

4.3 摆脱左脑操控进入“化境”
人与外界的沟通,还有个因素,就是“变异意识状态”。
二十世纪初年,心理学鼻祖弗罗伊德首先提出“通常意识”与“超越自我的意识”的分别(后者即变性意识),但他认为前者才是正常,后者是病态现象。七十年代西方有超个人心埋学(Transpersonal Psychology)兴起,肯定了变性意识在人生中之重要性,深入研究,多所发现。
所谓“通常的意识”,指的是人日常生活清醒状态,以左脑为主的思维方式,此时脑部发出β波(14-30赫兹)。而当人“入定”、半睡半醒、处于非常松弛又宁谧的状态时,脑部发出α波(8-13赫兹),于是整个人的生理状态改变(例如心跳脉搏减速,呼吸轻柔),这就是“变异意识状态”,此时右脑摆脱了左脑的长胡控制,充份自由运作,个人各种潜能得以发挥;(注 15)近年调查研究结果纷纷证实,天皇巨星棋手作奕时、音乐大师演奏时、成功的大公司总裁思考时,往往都是处于变异意识状态之中,由右脑主导内心的活动。(注 16)在洛杉矶奥运会中,东德选手成绩骄人,世人赞叹之余,都想查出个中秘密;在传媒发掘之下,才知道原来东德选手每天都坐禅、冥想、做瑜伽,以保持头脑清醒,精神专注,那是他们比赛获胜的主要武器。(注 17)
根据心理学的说法,“变异意识状态”不止一种,凡是有别于平常生活那种左脑主导的“理性”意识状态,都归入其中,包括一般人所谓“入定”、“催眠”、“着迷”、“灵魂出窍”等,以及恍惚迷离的心境都是,各有深浅之别,描述的方法往往带有信仰、观念的成份。说到底,这种状态人人都经验过,
"其实许多时我们都不由自主,短暂进入改变了的意识状态,自己也不知道。我们心神完全投入某些事情里,例如发白日梦、看书、跳舞、甚至看电视,都会不知不觉溜进了那种非理性的状态,所谓“神游四方”、“忘我”,正是这个意思。在此期间,我们通常非常松弛,处于整体平衡状态,全不留意周围发生的事。许多艺术家之类要做创作功夫的人,都懂得自我引导,令自己随时进入这种境界。
"在无意识状态里﹝按“无意识状态”是“变异意识状态”的一种﹞,我们往往不管碰到甚么意念,都接受承认为事实,我们可以思考推理,但是思考推理的方法跟平常的理性意识大不相同,好像循另一套规则进行一样。此外,我们还可以记忆起事情的各式各种细节,毫无遗漏,连理性意识里完全忘掉了的细节,平常无法想起来的东西,也一样记得起。"(注 18)

4.4 右脑主导口译“回归自然”
随便访问一些资深的译员,相信他们绝大多数都会承认自己在口译服务“得心应手”的状态中,有这些情况出现:
1. 感受到松弛、自在、不大疲累,甚至轻飘飘,甚么都好像那么不费劲。
2. 往往内心涌出无名的喜悦、满足感。
3. 几乎不知道正在发生甚么事,不晓得自己如何在操作自己的大脑和口舌耳朵,甚至恍忽迷惘,但一切又顺利妥当。
4. 好像非常了解各讲者、听众及其它人事物(例如主办单位)的“心声”,他们不开口讲也对他们的意思感受等早已了如指掌。
5. 觉得不是自己在奋力企图充份表达讲者发言的内容,反而献出了身心的功能,任由信息、沟通、交流控制着自己,让它们随意彰显。
这种情况(最主要是“不知如何居然如此”的感觉),正是“变性意识”状态中的表现,也就是说左右脑合作天衣无缝的美妙境界。
不论我们用甚么标签(左右脑协调运作、直觉、变异意识状态)来形容,都是有别于一般理解的“脑”力(brain power),而是归于“心”力(mind power)。
事实大概是:合格的口译可以全靠“脑”、专业水平的口译除了脑外还要或多少有“心”、精彩的、最高境界的翻译必然心脑合作无间。

4.5 求静求安后有所得
二十世纪末期,随着新物理学的普及,加上东方传统宗教受到西方重视,配合了心灵回归自然的绿色潮流,静心(meditation)这种活动的功能开始广为全球各地社会所接受。简而言之,大家明白到《大学》书中引述孔子那句话“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背后的高深智能:当人放下了无谓的牵挂及烦扰的心事之后,内心安静澄明,自然不觉之间产生至少以下各种效应:
• 耐力、精神、积极性提升。
• 感应、沟通能力增强。
• 记忆力进入好状态--内心的“档案”特别容易开启。
这些都正是口译(特别是条件苛刻要求高的专业口译服务)最需要的个人状态。心不静,口译工作素质大打折扣。

4.6 口译静心有道
对于没有研究、未经训练的人来说,“入定”、改变意识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状态,但是培训加上练习,再配合个人身心灵健康条件,浅度入定是通常可以即求即达的事实上成功的表演家--包括口译专业人员--都有这种本事,即使他们未必自知)。达致这种状态的方法,一般是令自己
• Relaxed: 松弛,放下万缘
• Playful: 无机心、游戏人间的态度
• Silly: 恍惚、解除自我意识
各种瑜伽、参禅、气功的门派都自有一套改变意识进入“状态”的门路,其中不少方法值得译员和翻译教育工作者借镜。(注 19)

4.7 活化右脑的手段
近年来教育界开始重视右脑开发,各方纷纷将古老智慧结合最新科研成果,应用到这个任务之上。以下是一些普遍使用的方法:
• 习惯多用图像方式记录及记忆数据。
• 习惯多用其它感官(例如听觉、嗅觉、触觉)辅助记忆。
• 习惯多用左手做事(因为这样可刺激、活化右脑)。
• 多玩与空间感有关的游戏(例如折纸、下棋)及身体平衡的游戏(例如骑单车、滑板等)。
• 多听诱发α波的音乐(例如巴洛克音乐、"新纪元音乐等)。
• 长期多多接受大量颜色、气味、味道、触觉、音响的刺激(例如做按摩、享受鸟语花香、自己下?等)。
• 多多松弛精神(例如做所有事及走路都减速、做各种静心、泡浴缸、发白日梦等)。(注 20)

5 口译教育新思维新范式
由于种种文化、社会等原因,现代社会一般过份重视左脑运作,即理性的思考、智商(IQ),忽视右脑功能的运用与培育,即感应、同理心(empathy)、创造力、情绪商数(EQ)。在某种意义上,右脑的潜质与复杂性比左脑大得多,好像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跟旧式的计数机一样。
当务之急,想提升大脑功能,恢复全面发挥天生的功能,右脑的锻炼非痛下苦功不可。原来当人正当使用右脑时,至少得到以下各种优势:
• 创意大增、灵感泉涌、想象力天马行空;
• 感应力加强,理解事物特别通透,与人特别容易心有灵犀,对人家的处境感同身受;
• 直觉加强;
• 思考平衡又全面;
• 认识自己加深;
• 自自然然放松、卸却身心压力,于是整个人每一部分运作更谐协,容易恢复精神,能抵受长期的压力;
• 往往能人所不能,超越一般公认的能力的极限;
• 接收宇宙的信息,与万事万物沟通更密切。(注 21、22)
以上各种条件,显然对于高质素的专业口译来说是如虎添翼,可惜的是至今为止,右脑开发还未受到口译教育工作者注意。
近年西方教育理论开始重视左右脑平衡发展,着重多元智能的培育,(例如越来越多西方的学校实行天天静坐冥想)翻译教学(特别是口译培训)相信要急起直追,说不定在课程之中,引进右脑开发的成份之后,学员到了某个阶段会表现突飞猛进,达到专业译员表现的理想境界;至少,目前一面倒的左脑培训方式可能误导学员,令他们走冤枉路,若是加入右脑开发的成份,将可减少这个危机。
等到翻译教育专家和前线译员培训人员纷纷承认右脑开发如何重要时,自然会有种种配套的教学法出现。(注 23)
廿一世纪是人类spiritual renaissance(灵性复兴)的时代,文明的大潮流是摆脱左脑霸权,释放天生潜能,正如心科学教会(Science of Mind church)创办人欧内斯特.霍姆斯说:"当科学家听之时,当艺术家想象之时,当数学家计算之时,或是诗人等待缪斯指引胡思乱想进入文字图画之时,他们个个都在祈求等待上天指引个获得的指引多寡,完全相当于自己理解到有多少。"(注 24)
口译的高境界也是这样,相信翻译教育开悟之期不远,届时口译培训的艺术又将有新景象。
 
注释:
1. 胡庚申在《怎样学习当好译员》
(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1993)第4章有详细介绍。
 
2. 例如所谓"双语互译时的'脱离词语外壳现象,
见鲍刚《口译理论概述》北京:旅游 教育出版社,1998,第5.1节。
 
3. 详见前引《怎样学习当好译员》第5章。
 
4. 这方面的翻译实况历来不少论者已有详述、例如赛莱斯科维奇,"谈翻译水平",载达妮卡.赛莱斯科维奇、玛丽亚娜.勒德雷尔合着《口笔译概论》,北京: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2,页134-61。
 
5. 例如世界足球比赛电视广播时的评述同步口译,即几乎有齐上述全部特征。
 
6. 这种状态往往被称为“觉醒”(英文有用 "mindfulness" 来形容)。例如一位高人说过:“觉醒乃是完全放下、脱离尘世万物的状态,吾人若能保持,自然毫无障碍,可以由人性的弱点中解放出来。觉醒是非表面化的悟性,看事物穿越概念与意见而直透本性。这种深入的观察教人完全肯定,没有丝毫混乱……,可中和内心的一切污染物,令人内心澄明自主,绝不受人生际遇所影响。”(本文作者译自 Venerable Henepola Gunaratana, Mindfulness in Plain English(Boston: Wisdom Publications, 1991),页160。)美国精神治疗师荷西‧史帝文斯(Jose Stevens)形容这种境界为最高级的“状态”;“在精神体第七级次,你体验到与万有一切的连结。这是一种落实的状态,你在这个世界的一切活动都能够运用自如,同时亦能觉察到你自己生命的无限。……你觉察到自己与地球以及它所有生命形态之间的连系,你明白自己与所有物质宇宙还有非物质宇宙之间的关系。你也感觉到与平行宇宙之间的连结,并感受到其中的经验。”(《Earth to Tao》,陈丽昭译《心灵修炼》,台北:世茂,1999,页48)。
 
7. 印度哲人奥修(Osho)这样形容当时的状态:“如果能超越宇宙思想,你就到达了第五种、即最后一种思想。因为即使你只是想到那边宇宙思想,你仍然在思想。你还有个人的思想,宇宙仍在某处流连。你仍然意识到你是与整体合一的个体——你是,你是与整体合一的个体。这种结合还不完全,不彻底,不是终极。当结合真正达到终极时,就没有了个人,没有了宇宙。第五种思想是:基督思想,佛陀思想。“这时便出现了另外3个特征:satchitananda。sat 指存在,chit 指意识,anania 指极乐。现在这3种特征出现了,现在这些新的朵在你的存在里盛开了。你第一次成为一个存在,不再是将然存在了。人超越了他自己,桥梁就不在了。你回家了,你是一个存在——sat。你充满了意识,因为不再有黑暗——chit。你是ananda,因为没有焦虑,没有紧张,没有不幸。它们都离去了;恶梦结束。你完全清醒了。那种清醒就佛陀性,或基督性。”(奥修着,陈舒译《上帝唇边的长笛》,上海:东方出版中心,1996,页 137。)一住中国生科学家则这样分析:“天下万物是相通的,人天是相通的,所有的生命,不仅是人,包括整个自然界,它的相通处之一就在于运动的程序和节奏是每一个生命都可以感受的。……“宇宙万物、日月、星辰、江河、湖泊、大海、高山、田野,它们都在歌、都在舞。这个巨大的歌舞不断地影响万物、生命、人类、动物、植物。人类、动物、植物,它们也在歌、也在舞,所有的歌舞的内在节奏都相通的,当一个人处在完全松静状态时,他所焕发出的节律一定是与宇宙万物相通的。”(见柯云路《气功修炼的奥秘与误区》,北京:今日中国,1995,页69-70)
 
8. 详见 Craig Karges, Ignite Your Intuition, Deerfield Beach, Florida:
Health Communications, Inc., 1999, pp.68-69.
 
9. 同上,ch.1。当我们生理、智性、情绪方面疲累,或是受到外界环境的不利影响时,左右脑即失去协调,结果精神不集中,记忆力衰退、思想混乱、很易累倒甚至崩溃。(见 Olivia Paley, "Are you in the Right Mind?", The Source, Issue 3, May/June 2001, pp.34-36.)
 
10. 在直觉的状态中,人既"接上"了宇宙间的各种知识,还可内心平和澄明、判断准确、信心十足(见 Lynn. A. Robinson, Divine Intuition, London: Dorling Kinderley, 2001, p.18),这些都正是高素质口译的必备条件。
 
11. 详见七田真着,卢兆麟译《右脑智力革命》,
(台北:创意力,1997),第1及2章。
 
12. 见前引《右脑智力革命》,页53-54。
 
13. 见品川嘉也着,王蕴洁译《让你更 Smart 的右脑体操》,
台北:世潮,1998,页75-76
 
14. 见春山茂雄、竹村健一着,萧志强译《脑内革命的活用》,
台北,星光,1997,页192-93。
 
15. 见 Ernath Easwaran, Meditation (London: Arkana, 1986),
pp. 24-28 and 133-134; Lawrence LeShan, How to Meditate
(New York: Bantom, 1975), ch. 2-3.
 
16. 见春山茂雄着,郑民钦译,《脑内革命》,第 2 卷,
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97,页23。
 
17. 见刘远章、陶兆辉着《终身学习》,香港:明窗,1999,页156。
 
18. 引述自 Marian S. Andersen and Louis M. Savary, Passages.
A Guide for Pilgrims of the Mind, 周兆祥译《内心世界的探索》,
香港:山边社,1986,页12-13。
 
19. 详见周兆祥《冥想的欢乐》,台北:暖流出版社,1998,第1-3章。
 
20. 见前引《终身学习》,页 19-20;前引《让你更Smart的右脑体操》,
页173-235。
 
21. 见前引 "Are You in the Right Mind", p.36。
 
22. 在α波状态中,人不但思想发挥高效能,还可长期累,对于口译这类工作来说,真是不可多得。见前引《脑内革命的活用》,页 94-95。
 
23. 相信春山茂雄提倡的“利导思维法”可资借镜,
见前引《脑内革命》第2册,第2章。
 
24. 见前引 Divine Intuition 一书引述, p.19。

周兆祥 香港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留学于英国爱丁堡大学应用语言学系,以翻译教学法论文获授博士衔,近年任英国语言学会中文科主考。1989年加入香港浸会学院(今香港浸会大学)协助创办翻译学位课程,现任该课程主任。
联络地址:中国香港九龙九龙塘浸会大学英文系;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