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与资讯
翻译见闻
 
俄国“翻译官”趣闻
发布时间:2011-9-19 22:08:00||  点击:1421次||  文章分类:翻译见闻||  发布人:翻译家(Fanyijia.com)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2月27日载文,介绍俄罗斯总统普京及苏联领导人的英文翻译们的工作及一些趣闻,使读者不仅从侧面了解了该国领导人的个性,同时也对翻译工作加深了认识。

总统翻译不仅是“传声筒”

    俄罗斯总统的翻译无一例外都是外交官,在外交部翻译司工作。一部分人从事笔译,一部分人从事口译。担任口译工作的共有20人,仅英语翻译就有6人。这些人大都受过良好的语言教育,经过联合国译员训练班的严格培训。这些译员通常被派到联合国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再调回外交部工作。作为国家领导人的翻译,不仅需要深厚的语言功底,而且要有渊博的知识。每一次会谈前,翻译都须作案头准备,会晤后还要将会晤内容整理出来。加班加点、夜以继日是家常便饭。

    美国的翻译总是站在领导人的背后,而俄罗斯总统的翻译可以站在领导人旁边,即使在正式会见中,他们也可以同领导人并肩而立,由此可见他们的地位并非一般,不仅仅是“传声筒”。

    普京总统的英文翻译茨宾科说:“每一次高层会晤都是一次国家考试,我们始终处于无暇思考和高度紧张的状态中,不能出任何差错。每一句话都比金子还贵重。”另外翻译还要昼夜值班,为国家首脑间的电话谈话做翻译。不仅如此,在需要的时候,还要为领导人的夫人做翻译。普京总统有一个特点,在国际谈判中他喜欢同声翻译,即在他说话的同时,翻译就把他的话译出来,双方谈话无须等待,这样可以节省时间,但这对翻译的要求是相当高的。不过,茨宾科认为同普京一起工作并不难:普京了解翻译工作的特点,讲话干脆,思维清楚,有逻辑性,适时停顿,而且对翻译很尊重。

泄密者受严厉制裁

    国家领导人会晤(尤其是一对一的谈话)谈到的问题都是保密的。翻译此时不仅是信息的传递者,而且是谈话双方极为信任的人。他必须对所谈内容绝对保守秘密,无权将谈话内容告诉任何人。当然有时除翻译外,高层会晤的细节问题也需要让有关人员知道。曾经发生过一次严重事件。叶利钦同克林顿进行例行的电话通话后,一家报纸马上就公布了他们谈话的内容。这是严重的泄密事件,有关部门立刻进行调查。原来,一名知情人为了300美元的报酬,将谈话的复制件交给了报纸。这个人立刻被开除了,他是咎由自取。此次谈话的翻译曾为此极为不安,因为报纸上公布的谈话内容正是他翻译和整理的,如果没有查出真正的罪魁祸首,他恐怕就要为此事背黑锅了。

翻译眼中的领导人

    曾经为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和戈尔巴乔夫当过翻译的苏霍得列夫老人说:每当看到普京,我都有一种为祖国自豪的感觉。他同外国领导人接触举止得体,言谈自如,就是说话有时太快。他没有必要经常说“在茅坑里淹死”之类的话,或在同布莱尔谈话时使用贬义的“山羊”这个词,因为英语同俄语不一样,这个词没有贬义。尽管如此,普京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在勃列日涅夫的晚年,我同他一起工作时经常感到难堪。勃列日涅夫不像赫鲁晓夫那样喜欢即席致辞,他总是照本宣读事先准备的稿子。1979年在维也纳举行的苏美首脑会晤中,发生了一件不光彩的事。我们针对卡特总统可能提出的问题,专门为总书记准备了各种答案,记在纸上。如果卡特提出的是广义上的问题,那么勃列日涅夫就念整页纸,如果提的是狭义的问题,就念半页。卡特每提一个问题时,我都迅速找到相应的那页纸递给总书记。在回答一个小问题时,我找到那一页纸,圈掉了下半部分,递给他。总书记读到被圈掉的部分时,突然转过头来,大声问道:“怎么?第二部分不用读了吗?”

    翻译在工作中几乎不能正常进餐,这是人所共知的。曾担任斯大林翻译的别列什科夫老人也讲了一个小插曲。1943年斯大林同丘吉尔、罗斯福在德黑兰会谈。别列什科夫整整一天没吃饭,当有人递给他一块牛排时,他终于忍不住了,把一大块牛排塞到口里。恰在这时丘吉尔向斯大林提了一个问题,可半天听不见翻译的声音。翻译此时坐在那里,嘴里塞得满满的,说不出话来。当在座的人明白是怎么回事时,都哈哈大笑起来。斯大林走过来,对翻译耳语道:你可找到吃饭的地方了!你的任务是翻译!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