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与资讯
翻译见闻
 
翻译与传译
发布时间:2011-9-19 22:13:00||  点击:1381次||  文章分类:翻译见闻||  发布人:翻译家(Fanyijia.com)


香港政府总传译主任郑仰平先生说:“翻译有时候对一个字推敲半天,而传译员却像一个精于赌博的人一样,要知道该在什么时候罢手,不能为了追求最恰当的词句而浪费时间。”

日内瓦大学翻译与传译学院院长Ronald Williams谈到翻译与传译工作性质的不同时说:“翻译传译虽然都需要去熟练掌握语文,可是传译所要求的掌握不必像翻译那么深;换句话讲,传译家的转寰余地比较大,不必逐字盯着译,达意就成了。”

做外交事物传译工作往往成为代罪羔羊;隐约记得谈判德黑兰人质问题时,官方消息一度说双方的翻译和传译出错,耽误协议。其实事后知道这是官方故意放的烟幕,推卸责任。还有一个小故事说:有一次,一位外交官在一个国际会议上半途发现自己的论辩立场大错特错,于是赶紧设法补救,向对方说:“传译员传错了你们的意思。”这句话引得会上人人相视而笑。原来那天根本没有传译员在场,所有代表始终以英语直接交锋!

下等译匠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给原文压得扁扁的,只好怨声吞气;高等译手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与原文平起平坐,谈情说爱,毫无顾忌。译匠中英文太过寒伧,一旦登入文字堂奥,手脚都不听使唤,说话更结结巴巴了;译手中英文富可敌国,进入衣香鬓影之间应对得体,十足外交官风度。“时方晚秋,气象肃穆,略带忧郁,早晨的阴影和黄昏的阴影,几乎连接在一起,不可分别;岁将云暮,终日昏暗,我就在这么一天,到西敏大寺去散步了几个钟头。古寺巍巍,森森然似有鬼气,和阴沉沉的气候正好调和;我跨进大门,觉得自己已置身远古,相忘于古人的鬼影之中了。”欧文的英文典丽不可方物,没想到夏济安的译笔穷追不舍,硬是不肯放过那缕缕幽香!痴情致此,写中文又臭又烂的家伙都成了“负心的人”了。

“传译翻译都不容易,想起来就怕,...”

以上文字均摘自董桥的散文集“乡愁的理念”。我以为论翻译与传译的高下,仿佛让关公战秦琼,真不知从何处论起!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