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与资讯
翻译学习
 
魔兽史诗小说《萨尔:龙王之墓》十四章翻译
发布时间:2011-12-13 12:40:00||  点击:1773次||  文章分类:翻译学习||  发布人:翻译家(Fanyijia.com)


  World of Warcraft: Thrall: Twilight of the Aspects

  魔兽史诗小说《萨尔:龙王之墓》第十四章翻译

  第十四章 下集

  是时候了。

  萨尔把包裹着他的厚重的毛皮斗篷拉得更紧。他正站在魔枢最高处的浮空平台上,将四周开阔的天空都尽收眼底。一些人形姿态的蓝龙站在他的身旁,而其它巨龙则在空中盘旋等待。这晴朗的夜空显得格外寒冷,群星在一片黑暗之中闪耀着。天空的清晰让萨尔很是高兴,尽管这也意味着会冷很多。他想要见证这一非同寻常的罕见事件,不过蓝龙们向他保证过,即便乌云盖顶,天象的力量也不会受阻。

  白女士和蓝孩已经非常接近,双月相拥的发生也就在顷刻之间。蓝龙们保持沉默不动,这可是萨尔前所未见的。虽然他们和寒冷关系密切,但蓝龙一族在他的印象中可是非常朝气蓬勃的。青铜龙们在讲话和行动时显得更加深思熟虑;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行动对时间线产生的深远影响无疑让他们负担沉重。绿龙们,在数千年的沉睡之后,似乎也显得更为沉着。但是在他眼里,蓝龙们就如同他们与生俱来的魔法的火花一般鲜活。他们聪颖犀利,他们雄辩机智,他们动作迅捷。看着他们不是静静站着就是简单地盘旋空中,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夜空——这让人不安。

  即便卡雷苟斯也是不同寻常地毫无生气。他和其他所有人一样以巨龙形态现身。萨尔最开始觉得半精灵形态的卡雷克更容易接近,和他交谈也更自然,而现在他已经逐渐习惯了年轻的蓝龙,不论对方以什么姿态出现,他都能够简单地视对方为卡雷克。萨尔走进几步,把手放在巨龙前腿下方让蓝龙放心,而这已是他所能触及的最高点。这等同于在肩膀上拍了拍,卡雷克低头望着萨尔,他双眼露出感激的喜悦,然后又抬起那蓝色的巨颅观看天象。

  萨尔眼中所见,心中暗想着它象征的一切。相拥。母亲对她孩子的爱。他想到了玛里苟斯。根据他观察和听闻到的一切,在玛里苟斯深陷疯狂之前,他就和卡雷克一样活泼而心胸宽广。死亡之翼对他所做——对蓝龙,对所有龙族,对这个世界……萨尔想到这不幸之中的不幸,让这般事情成为必须之事的不幸,悲哀地摇了摇头。

  此时孩子正在朝着他的母亲移动。尽管这无情的寒冷让萨尔打着寒战,他还是微微笑了。一个拥抱。这一时刻,人们可以暂停下来,思考爱,还有魔法,以及两者之间竟然不是那么的不同。

  现在再想要去动摇任何人的观点,或者是想出什么理由充分的论据来证明为什么亚雷苟斯很危险,而卡雷克是正确选择都已经太晚了。所有能说的话都已经说过了。每一条龙都是一个个体,每一条龙都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萨尔想到了诺兹多姆,还有时间的本质,以及得出这一决定的过程。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或是害怕的必要了。

  现在只有当下一刻。站在寒风之中,立于群龙之间,观察这极其美丽极其罕见的景观就在他眼前发生。此刻将会过去,又变为另一刻,而这一刻将会成为过去,永远不在,它将只存在于记忆之中。但是,现在,它仍在。

  蓝孩缓缓地移动着——就是现在:在如此漫长的等待之后,在观看了这看似极端缓慢的经过之后,相拥正在到来。较大的白月亮“拥住”了较小的一个。萨尔感到一阵无声的欢愉和彻底的平和正在萌发,他只是观看着。

  冰冷深寒所带来的片刻宁静突然被打破,只见亚雷苟斯一跃而上冲向天空。他强劲的双翼用力拍打着,保持着他盘旋在空中。他抬起头大喊道,“让我领导我的人民!赐予我守护巨龙的祝福!我是玛里苟斯的儿子,这应该属于我!”

  萨尔身旁的卡雷克大喘口气。“不,”他悄声道。“他会毁了我们所有人……”

  亚雷苟斯大胆的行动确实吸引了不少注意。巨龙们几乎被他的突然爆发吓到了,不再观察正在空中绽露的天象,而是转过身去望着他。

  亚雷苟斯为之一振,继续尝试联合他的种族。“没错!我代表我们真正的身份:魔法真正的主人。我们才应当是指挥奥法之力的人选!你们知道我的能力:我还不是龙王,但是我是我父亲真正的子嗣。我相信他奋斗的布标;我相信我们能够控制我们自己的命运!以奥术魔法作为工具,实现我们自己的目标,让我们从中受益!为了蓝龙!这才是魔法的目的!”

  双月,母亲与孩子,并不在乎发生在魔枢的事情。他们继续发着柔和的光芒,蓝白色的光耀经由雪地的微光反射,映在蓝龙那光滑的鳞片表面。这萦绕心头的场景甚是美丽。萨尔发觉自己一动不动望着的,不是那吼叫的巨龙,也不是那在风中拍打的双翼,而是这一刻如止水般的沉静。

  然后其他龙也都转过了头。他们不再去看亚雷苟斯和他拥魔法作为工具的承诺。他们转而望着那让人叹为观止的天象,只见天体完美地合在一起,只听得他们因感叹而发出的叹息声在冷风中凝结。

  萨尔意识到在两种方式间——亚雷苟斯和他对过去荣耀的祈愿以及对未来的保证,或是简简单单观看双月相拥——蓝龙军团选择了这一刻的宁静……与魔力。

  亚雷苟斯仍在不停地呐喊、吹嘘和祈求。但是看来蓝龙们并不想听。在双月蓝色和白色的光芒下,他们就像是雕像一般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月拥。似乎他们……都被这景象的美妙震惊到了。

  萨尔感觉这蓝白相称的光耀似乎在一动不动的巨兽身上施放了一道魔法影像。他们身上闪着优雅的光亮,这种错觉是那么的引人注目,使得萨尔把注意力从双月上移开,转而关注蓝龙。

  然后那月光变换了。它好像是在逐渐消失,穿过亚雷苟斯,笼罩了整个集结于此的蓝龙军团。萨尔知道自己也被这慷慨的光芒囊括其中。然后,它慢慢地从他们身上消散。

  但卡雷苟斯身上的光仍在。

  于是萨尔明白了。

  这一仪式并非智慧的试炼。它也不是让蓝龙们投票选择他们认为的最佳人选。这仪式与龙王的“称号”无关,只因那个只会运用它为自己和蓝龙一族服务的人才能得到它。

  这个天文奇观被称之为相拥。这不关乎蓝龙军团的头脑,却只和他们的心相关。如果只靠思维,新的龙王是永远不会被赐予力量的。泰坦们做出了他们认为正确的选择。而现在,这一刻,蓝龙军团们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当萨尔和卡雷克交谈的时候,他们用于倾听的并不仅仅是他们的理智,还有他们的心灵。他们观察到萨尔在观察他们,并注意到了他的反应。这就好像他们把他的那些有关活在当下,有关他们对自己的生命、能力和自身应有的感叹都听了进去。而且,当某种真正意义上美丽而魔幻的东西——带着由它的优雅和稀缺所产生的力量,却不给与任何优势或是实力——到来时,他们就如同花朵转向太阳一般直面着它。他们的心也从恐惧变为希望,原本紧缩的心门也敞开了。

  蓝孩渐渐离开了它母亲慈爱的拥抱,带走了空中的光。虽然其他巨龙身上的光在逐渐变淡,卡雷苟斯周身的光芒却在不断变强。

  卡雷克急促地呼吸着,双眼因惊叹而大睁。突然,他跃向空中。萨尔举起一只手好遮挡那新生龙王身上散发出的光耀。卡雷苟斯明亮得让人无法直视,他就好像一颗星星——不,一个太阳——光芒万丈,壮丽得有些可怕。现在的他是奥术魔法终极的主人,这是他的龙族,这是双月心怀希望,爱和信任而自愿赐予他的,就和泰坦们曾经希望过的那样一般。

  然后突然,就在他双翼几乎要把天空拍打出一条裂缝时,发生了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卡雷苟斯笑了。

  欢愉的声音从他体内传来,如白雪般晶莹澄亮,如鸿毛般轻盈,又如母爱般纯洁。这不是胜利者在获胜之后的沾沾自喜。这是无法压抑的喜悦,如此强烈如此鲜活如此魔幻的情感是必须要分享出来的。

  萨尔发觉自己也在开心地笑着。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蓝白色巨龙在夜空中起舞的身影。巨龙的欢笑在他身边响起,如钟声般清脆,却是奇妙地悦耳。萨尔心中充实地难以言状,他四下看了看,感觉自己和这些巨龙在这神奇的时刻关系变得分外亲密,他看见快乐的泪水在他们的眼中打转。他的心情轻松而安定,心想着要是自己跳起来的话,说不定也能飞起来。

  “你们这群蠢货!”

  亚雷苟斯的声音中夹杂着怒火、震惊和叫板的意味,彻底打破了这一刻。“你们蠢得无可救药!是你们背叛了蓝龙军团,不是我!”

  在萨尔还没能完全听进他的话之前,亚雷苟斯就抬起了头仰天长啸。萨尔几乎感觉自己身体都因这吼声而受到冲击。喊声不仅仅是空气和声音的组合,它还带着魔法。它击打着萨尔的血液和骨骼,让他跪了下来。

  是你们背叛了蓝龙军团,不是我。……

  他抬头望向卡雷苟斯,新一任守护巨龙,对方仍然飞在空中,身上因奥法之力而闪耀着。现在的卡雷苟斯看上去要比他前任竞争对手大很多,后者现在看起来就不那么壮观,而更像是夜空中的一块污点。虽然卡雷苟斯仍在散发着夺目的光芒,他已不再是一个欢快的生灵,而是一位复仇之神。他收起双翼,向亚雷苟斯俯冲而去。

  “不,亚雷苟斯!我不会任由你毁灭我们的!”

  那一刻,空中充斥着数十对龙翼强力的拍打声,听来甚是可怖。萨尔看到暮光龙接近这里,双眼睁得老大——尽管萨尔从没亲眼见过它们,但是他知道他猜的没错。他们如同黑暗幽魂,这些龙形态的暗影朝着蓝龙要塞飞来。

  蓝龙们虽然身形巨大,却又动如脱兔。萨尔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们就已经跃入空中,冲向他们的敌人。夜空被一缕缕淡蓝色和白色的奥法能量点亮。萨尔抬头望向正在交战的卡雷克和亚雷苟斯。

  “卡雷克!”萨尔喊道,他觉得在战阵之中新龙王是完全听不到他的,但他知道他还是得试一试。“当心!”

  这漫长的一刻中,似乎卡雷苟斯并没有听到他的话。然后,就在最后关头,他放开亚雷苟斯,让自己转向左边。三条暮光龙径直冲向亚雷苟斯。让萨尔感到震惊的是,最后一瞬间所有三条龙都变为虚无形态,毫发无伤地穿过他们的蓝龙盟友,然后回旋返回战斗。

  萨尔发觉身后的龙,靠得更多是感觉而不是听觉。他转过身,抽出毁灭之锤并用双手紧握,紧咬着牙齿。他会全心挥舞自己手中武器,保护他越发喜欢并尊敬的龙族。他越发想要帮助他们治愈。

  他会冒生命危险保护蓝龙一族。

  那暮光龙让人同时感到美丽和恐怖。她张开嘴,露出那几乎和萨尔整个身子一般大的牙齿。假设那血盆大口没能起作用的话,她伸直的前腿和大张的龙爪也能够抓住对方,将之撕成碎片。

  萨尔那一句为了部落!的战斗怒吼已经到了唇边,但他没有喊出来。这一刻,他已不仅仅只是为了部落而战。他有着更多的任务:为了联盟,为了大地之环,为了塞纳里奥议会,也为了支离破碎的巨龙军团而战。

  他为艾泽拉斯而战。

  他高举手中战锤。暮光龙几乎已经在他眼前。

  然后突然,萨尔已经处在高空之中,有什么强有力的东西牢牢握住了他的躯体。他向下一看,发现环绕着他的是龙爪。卡雷克声音传来:“到我背上,快点!你在这里更加安全!”

  萨尔知道蓝龙所言非虚。卡雷克把兽人移到他宽大的肩膀上,然后松开爪子。萨尔跃起,在空中飞了几秒钟,然后落在卡雷克宽阔的背部。

  尽管蓝龙们的魔法以阴寒为主,萨尔仍感觉卡雷苟斯很暖和。要比他骑乘过的德夏林或是提克都要暖和些。如果把骑在那两条龙背后的经历比作低语的话,那坐在蓝龙王背后就是喜悦的呐喊了。魔法爆裂的能量在萨尔周身流淌。他紧紧抓牢不断跃进不断俯冲的卡雷苟斯。卡雷克冲向一对暮光龙,吐出一口致命的寒冰吐息。他们痛苦地喊叫着,变成了透明色——除了卡雷克的吐息所触及的地方之外,因为那里已经被冻成了坚冰。卡雷克拧头一转,用尾巴击中其中一条龙,将她冻住的前腿直接击碎。另一条龙的翅膀被冻住了,暮光龙抓狂地朝下坠落,失去作用的翅膀已经无力背负她。

  兽人和龙王步调一致,分外和谐。萨尔就好像被焊在卡雷克背上,任由龙王升降旋转却毫不害怕。卡雷克用魔法展开攻击,以幻象将一条暮光龙引向一边,同时冲向另外一条,同时向第三条靠得足够近,好让萨尔自己也能够攻击。

  “头颅背面!”卡雷苟斯喊道。

  萨尔纵身一跃,和卡雷苟斯完美同步让他都没有考虑过。他落在一条暮光龙的脖子上,将毁灭之锤砸向卡雷克嘱咐他攻击的地方。这出乎野兽的意料,对方甚至没机会变形就直接死去,朝着大地坠落。卡雷克随之出现,平稳地下降好让萨尔跳到他的背上。龙王扇动双翼,两人向上爬升,准备好继续作战。此时的兽人几乎没人纠缠,感官都处在最惊觉的状态。他四下看了看,允许自己微微一笑。

  蓝龙们胜利在望。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