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与资讯
翻译名家
 
毛泽东翻译资中筠五卷自选集出版
发布时间:2011-12-13 12:53:00||  点击:2182次||  文章分类:翻译名家||  发布人:翻译家(Fanyijia.com)


  城市快报记者 冷珊珊 即时播报  近日,让读者翘首期待的《资中筠自选集》出版,受到了读者一致好评。“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年过八十的资中筠先生,常以此语自称,从早年多从事外交、学术工作,到近来著述颇丰,针砭时弊、忧国忧民,以独立学人的身份,受到学界及读者的敬仰,“文章老更成,健笔意纵横”评价毫不为过。近日,她的五卷自选集《感时忧世》《坐观天下》《士人风骨》《不尽之思》《闲情记美》出版。

资中筠作品
  回归常识,让年轻人知道真实的当代史
  “假如说人的本性不是要自由的话,为什么古今中外的国家,惩罚犯人都是把他的自由先剥夺?”;“对内强调思想统一与对外寻求多元化是一个悖论,实际上思想文化不是以国家为单位的,而是以思潮为单位的,每一个国家和地域都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思潮,这就涉及到开放和封闭的问题。”在前不久的“理想国年度文化沙龙2011”上,针对“开放”话题,资中筠这样发言道。事后网友评论:有的女人,越老越美丽,资中筠便是。
  资中筠说,最不喜欢人家老介绍她是毛泽东、周恩来的翻译,好像这样就算是抬高身价,是一种恭维,“我是做过这方面工作,但不是我主要的工作,一个人的身价不会随着他为之服务的人的身份而提高,我追求的是自己独立做出的贡献”。《廊桥遗梦》在大陆翻译出版时,热度出人预料,与此同时,她花费多年写就的“正业”著作的命运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当时她几乎不愿承认自己是译者,拒绝接受所有媒体的采访,事后,她解释“之所以不愿意承认是译者,是因为它太热了,而我不愿以此出名。我做了那么多工作,哪本书都比这本重要。”
  2010年,她发表《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承载与失落》,对中国古今的“颂圣文化”作了透彻的分析,引起很多读者的共鸣,各大媒体纷纷转载。在该文中,她呼吁知识分子放弃“颂圣”文化,摆脱祈盼或仰望“明君”的情节,发扬士的担当精神,捍卫自由道统。同时,在她看来,当下中国亟须再启蒙,回归常识,让理性之光照亮被蒙昧的心智,让年轻人知道真实的当代史。有人可能认为“启蒙”是某些人自以为高明,高高在上教育别人,对此,资中筠说,“不能讳言‘闻道有先后’,先觉者有义务与他人分享自己之所悟。”
  也是在这一年,80岁的她被《南方人物周刊》评选为“中国魅力50人物”。
  五卷文集,展示一代知识人的情怀
  资中筠这一代人于内忧外患之中经历了种种民族悲喜剧和荒诞剧,个人命运曾随之浮沉。改革开放以后逐步从枷锁里脱离出来,她回归早期教育所形成的底色。1996年,从社科院美国所退休以来,她撰写了大量随笔、杂文。 
  此次出版的《感时忧世》《坐观天下》《士人风骨》《不尽之思》《闲情记美》,是她的自选集,“这些文章都是有所思而流诸笔端,没有任何功利目的,完全摆脱了命题作文之累,”她说,“如果学术上、思想上有一些成果,大部分还是在退休之后。”这五卷中的篇章大体上按倒时序排列,无形中展现了作者的心路历程,也折射了社会和时代的变迁。
  《感时忧世》卷所收内容涉及公民社会、文化建设等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许多文字都是如鲠在喉,不得不吐之言。事实上,时格势禁,并不能尽吐。而这种忧愤之思越到近年越强烈,从文章的年序中显示出来。”她说:“十三亿鲜活生命要的是安居乐业、过‘有尊严的’生活,享受平等的公民权利……与其高唱‘中国模式’,不如低头寻找‘中国道路’,因为中国在行走,而不是固定在一处,只是要前进不要倒退。政体改革这一关是无法绕过的。”
  学术文章,多集中在《坐观天下》卷,作者的文风大多“实话实说”,学术论文不似高头讲章,少“学术腔”。有的观点为作者首先提出,现已为更多人所理解和接受,尽管仍有争议,例如,美国对外行霸权,对内行民主,并行不悖,衡量美国兴衰的趋势不以GDP占世界份额为依据,而是创新能力、对人才的吸引力和全球优秀人才的实际流向;有些史料鲜为人知,如联合国成立的起源和最初的主要争议、台湾问题之由来,等等。
  《士人风骨》卷所收文章,写于1996—2010年间。贯穿全书的核心是,作者围绕知识界的思想现状,梳理古今文化传统的递变,提出建设新文化的紧迫性。她说:“家国情怀、忧国忧民,和对‘道’的承载,依然存在于一部分人中间,现在转化为对严重的时弊和改革倒退的忧虑、对普世价值的追求,还有拒绝遗忘,追寻和揭示历史真相的努力。”
  《不尽之思》收录了作者追忆往事的一些文章。它好像是一部黑白电影,冀朝鼎、廖承志、宗璞、袁同礼、钢琴老师刘金定、美国中国问题专家鲍大可、美国发明家凯特林、斯诺的第一任夫人海伦?斯诺,在清华园读书,在胡志明家做客,与美国黑人歌唱家保罗?罗伯逊同台演出,1950年代的印度等人与事、地与物,跃然纸上,栩栩如生,其中有好些鲜为人知的事,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些人事反映了这几十年的历史。
  《闲情记美》所收文章时间跨度大,写于1980—2010年间,可从中看到作者作为学者之外性情的一面。内容涉及作者所写的序跋或读书随笔、域外风情、音乐随感和记忆等较为私人化的问题,展示了作者在美学、文学、艺术等诸多方面的独特视角和观念。
  一个文化意义上真正的“富家子”
  此次资中筠五卷自选集的出版,可以说是读者之福,中国学术思想之福。当下颇有影响力的知识人、作家等纷纷表示祝贺。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说:“资老师学贯中西,知识渊博。原来她主要研究中美外交。退休后她涉猎更广,从外交到历史,从国际关系到社会变革,还有民间组织的发展,著作非常多样化。在这里表现出她学问功底的扎实,观察问题的深刻。她产生的影响超过了她退休以前。她又有一颗善良的心,因而参与我们的扶贫事,贡献她对民间机构发展的知识。去年她过了八十大寿,那时候我就觉得应该出版她的著作集。现在终于实现了。在此我衷心祝她长寿健康,希望她的著作更能造福中华。”
  在作家阎连科眼中,资中筠是总让她产生自卑的长辈之一,“在她面前,我从来都有一种惶恐如影随形;有一种做错了什么和什么做得不够彻底的感觉始终笼罩着我。她的学识,她的人格,常常像镜子照出我的一些丑态来。读她的文章,我知道自己的文字有多么的华而不实;和她谈论文化、文学、历史和现实与时弊,她又常常让我哑然失语,觉得自己不仅是没有读过几本书的人,而且是一个连精神上都有腰间盘突出症的严重患者,是一代‘腰痛作家’中的一个。每一次和她的文字与她本人交流之后,我都对自己说:回家多读几本书吧,把你的腰挺得再直一些吧!”
  崔卫平女士说每回读资中筠的文章,听她的发言,“总是十分惊讶她如何从一堆乱麻中,一堆似是而非的说法中,迅速找出事情的本质,切中要害。她举重若轻的文字,引导着我们对几乎所有重要问题的基本方向。”
  而在《非常道》作者余世存看来,资中筠是“一个文化意义上真正的‘富家子’”:“虽曾失落仍能高贵,虽然峻急仍能优裕,尤其是能立足道统而能教训教化。她晚近的写作,是一种回归自我和文明常识的人生示范,是对当代汉语中暴发心态、投机心态、造论心态的校正。她对“独立”的珍爱,她的文字和人格尊严,传承了我们中国文化的立法者们称道的文明精神:自作元命。”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