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与资讯
专业词汇
 
ChinaDaily流行新语中英对照
发布时间:2013-9-21 23:27:00||  点击:1956次||  文章分类:专业词汇||  发布人:翻译家(Fanyijia.com)


Buyer's remorse(买家懊悔)指购物后又后悔的情绪。这种情绪通常会在购买车、房等大笔支出时出现,多半是因为担心做了错误的选择、因为支出过大而愧疚,或者怀疑自己被卖家忽悠了。

 

手机保姆 smartphone nanny当父母忙碌而无暇陪伴孩子时,他们就将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交给孩子玩。手机和平板里的各类游戏会让孩子找到乐趣,并且成为孩子的好朋友。一旦孩子对这些游戏上了瘾,就不会再去烦他们的父母了。这种情况下,父母塞到孩子手中的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其实就是一个虚拟的保姆,该现象也由此被称之为“手机保姆”。

 

Resolutionist指元旦过后为了执行新年计划而去健身房锻炼但后来没怎么坚持的那些人,我们称之为“新年计划族”。在健身房,新年计划族的特征很容易辨认:苍白的皮肤、赘肉、身材走样,还有站在健身器材旁时空洞的眼神。他们通常会在1月中旬或者3月初的时候就转移到自家沙发上了。

 

忘年恋 May-December romance “忘年恋”指年龄相差很大的两个人之间的恋爱关系。这里的年龄差距至少要有十岁,通常都多于十岁。用May-December romance这个短语来表示“忘年恋”大概是表示这段浪漫关系中年轻的一方处于生命的“春天”(即“五月”),而年长的那一方则可能处于生命的“冬季”(即“十二月”)。

 

志向远大的员工会努力争取与老板面会的时间。销售人员希望能跟客户有更多面会时间。在远程交流的时代,面会时间(face time)的含义得到进一步扩展,指平时主要通过邮件、聊天软件或者视频会议跟同事交流的远程工作族跟同事真正面对面交流的时间。

 

Budget flush指每年第四季度常见的消费热潮,(预算结余)不花就不是你的了,即“突击花钱”。

 

“窥探文化(peep culture)”这个表达是对流行文化(pop culture)这个短语的一种恶搞,是由多伦多作家兼社会评论家哈尔•涅兹维奇首创的。“窥探文化”指的是很多人描写和展示自己生活中的一些细节,然后其他人以阅读或观看这些东西为乐趣的一种文化。

 

MBWA( Management by wandering/walking around) MBWA(走动管理)是一种非正式的管理风格。高管们会随意在工作大厅走动跟员工接触,询问他们正在进行的工作,以了解公司运行的状况。

 

People voice “生人语调”指人们在跟陌生人或者自己不太熟悉的人说话时使用的语调。这种语调一般都不自觉地比正常语调要显得快乐、更友好也更甜美,而且声调通常也比较高。人们在接电话或者在零售业工作的时候会用这种语调说话。

 

拼车专用道(carpool lane),也叫高上座率机动车道(high-occupancy vehicle lane,HOV lane)、钻石车道(diamond lane)或快速车道(transit lane),指在交通高峰时段专门预留给那些除司机外还搭乘有一名或多名乘客的机动车行驶的车道。每辆车最少要载有2到3个人。开设拼车专用道是为了提高车辆的平均上座率和人员通行量,以缓解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

 

照片炸弹 photobomb照片炸弹指意外被拍进照片里或者在照片拍摄的一瞬间进入镜头范围的行为。

 

组织机构中最高层的管理人员通常被统称为C-level,指的是职位以C(chief,首席)开头,以O(officer,官)结尾的高管们。常见的C-level高管有:Chief Executive Officer (CEO,首席执行官)、Chief Operations Officer (COO,首席运营官),及Chief Financial Officer (CFO,首席财务官)。在银行、保险及其他金融服务类公司中,还会有Chief Administrative Officer(首席行政官)和Chief Risk Officer(首席风险官)。

 

“漂绿”(greenwashinggreen sheen)是由“漂白”(whitewash)一词演化而来,指绿色公关或市场营销团队用作欺骗性宣传报道的一种形式,以此向大众宣称某个组织的目标和政策都是环境友好型的。不管其目的是增加利润或者获得政治支持,“漂绿”行为都有可能被用来操控大众意见以支持一些原本备受质疑的行为目的。

 

BrexitBrixit是对英国退出欧盟的一种戏虐说法,即British exit or Britain exiting from the EU(英国退出欧盟)。1月23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就是否退出欧盟发表讲话后,这两个词立即广泛传播。卡梅伦在讲话中表示,在离任前要就欧盟成员问题逐步实现依法全民公投;如果获得连任,将在2017年底前就此进行全民公投。

 

Social jet lag指休假结束返回工作岗位时的倦怠感,主要是由睡眠模式的变化引起的,称为“假后返工时差”。

 

“虎妈”热潮席卷全球,在全世界引发热烈讨论。与此同时与“虎妈”采取截然相反方法的芬兰教育系统也引起了关注。与“虎妈”对应,这种教育方法被称为“羊妈”。

羊妈,是种粗放式的教育方式,对一定年龄的孩子设有核心教学大纲,只提出基本教育目标,老师只要能让多数孩子达到目标,具体采用什么方式教学完全自便。在芬兰坚信教育是个“服务”过程,孩子们就是“顾客”,芬兰的教育方式基本上等于“放羊”,所以又称这种教育方式为“羊妈”。

 

信息污染(information pollution或info pollution)指信息源被大量无关的、多余的、强行介入的低价值信息所浸染的现象。那些无用和不受欢迎的信息传播会对人类行为产生不利影响。

 

酷抠族,是悄然崛起于当今“族”语境下的一群时尚达人。人如其名,他们身上既有“酷”(cool)的超逸,也有“凡人”(carl)的简约。是当下一种时尚的抠门,这是一种褒义下的“抠”,因为酷抠族崇尚的是“节约光荣,浪费可耻”。酷抠族未必贫穷,也不是守财奴,他们具有较高的学历,不菲的收入。酷抠族精打细算不是吝啬,而是一种节约的方式。

 

Microblog job微求职是一种新的求职方式,网民把简历发到微博上,给心仪的雇主留言。这种方式快捷、简单而且没有成本,但是成功几率很小。

 

Twitter实习生通常是最近刚拿到学位所以急于积累专业经验的学生或个人。公司特地招聘Twitter实习生在Twitter或其它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公司品牌和服务的信息。Twinternship(Twitter实习)这个词也可以用来指在一段固定的期间内有偿或无偿的实习工作。

 

Bring your own device 自带设备办公(BYOD)指一些企业允许员工携带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设备到办公场所,并可以用这些设备获取公司内部信息、使用企业特许应用的一种政策。这个术语还可以用来形容学生在教育场所使用个人自带智能设备的行为。

 

Domestic blindness描绘的是这样的情景:你在家找某样东西,怎么也找不到,于是让家人帮忙找。而家人立即就找到了,因为那样东西就在你面前。我们可以将这个表达译为“寻物眼盲症”。

 

Ratters网络摄像头黑客, 指一些运用远程访问工具激活被入侵电脑的网络摄像头并在用户毫无戒备的情况下录制其视频的电脑入侵者,称为“远程入侵者”。他们将这些被入侵电脑用户称为“奴隶”,而那些有损名声的视频,尤其是女性“奴隶”的视频,则被用来公开交易并在视频网站上发布。

 

Sleep camel指那些在工作日争分夺秒工作,睡眠时间很少,到了周末就大睡特睡补充睡眠同时为下一周积聚能量的工作狂,我们可称之为“睡眠骆驼”。

 

hackathon黑客马拉松(也叫“黑客日”或“编程节”)指计算机程序员和平面设计师、界面设计师以及项目经理等软件研发领域的其他成员深度合作参与软件项目的活动。

 

“合作竞争”(coopetitionco-opetition)指两家经营同类产品或技术、互相竞争的公司意识到双方合作会有更多收益后转竞争为合作的情况,双方销售额都会因此有所增加。

 

Compulsive hoarding强迫囤积症(或病态收集癖)指过度大量收集物品且无法或不愿意丢弃任何物品的行为,收集的这些物品会占去家中很多空间,从而给家人带来不便、增加烦恼。

经济适用女(budget wife)是经济适用男(budget husband)的对照版,经济适用男这一概念至少出现在四年前。2009年,一本名为《我和我的经济适用男》的书让这个说法得到普及,而2012年这本书改编的电视剧让这个词被更多人熟知。

heel index他们表示,经济发展强劲时期,超高跟鞋的需求量会猛增;而经济不景气时,需求则转向鞋跟高度相对正常、鞋跟偏低的鞋子。

蜂王综合征(queen bee syndrome)一词最初由斯泰恩斯、贾亚拉特纳和塔佛瑞斯在1973年定义,指处于领导地位的女性对女下属更为严苛。这种现象在多个研究中均有记载。多伦多大学的科学家猜测,蜂王综合征可能是女员工在女领导手下工作压力更大的原因,而男员工的压力水平则未见因领导性别不同而有变化。

word of mouse“网络口碑”其实就是口碑的网络时代版本。如今很多广告商都跟随潮流,通过网络口碑来宣传产品。他们会通过各种各样的创新技术来传达信息给消费者,同时他们也依靠网络口碑来建立良好声誉。

 

Fifteen minutes of fame(15分钟名气)指某个人或者现象在媒体上制造的短暂的宣传效果或知名度,也可称为“转瞬即逝的名气”。这个表达最早出自安迪•沃霍尔(美国著名艺术家)之口,他在1968年说:“将来,每个人都可以在全世界出名15分钟。”

Suspended Coffee待用咖啡”就是指顾客付了一杯咖啡的钱,然后将这杯咖啡“存”在咖啡馆,供某个不太幸运的人在想喝杯咖啡并祈求好运时免费享用。

 

所谓“口袋技能”(pocket skill),就是无论身处哪一行业,哪些岗位,都能随时拿出来用的技能。例如思维能力,给你看一份报告,你能否简练地概括其内容,指出存在的缺陷,提出改进意见。又如沟通能力,当别人不同意你的做法时,或者双方观点发生冲突时,该如何应付。

Urban trance城市迷走症指的是,生活在快节奏城市的人们时常会因为压力太大或者太专注于工作而忘记在电梯里按下自己要去的楼层,或者在地铁里坐过站。

Agritainment(农家乐)就是指农村旅游,像走玉米田迷宫、搭乘颠簸的干草车、亲手摘南瓜等场院式活动均属“农家乐“范畴。这种日渐兴盛的旅游形式在帮助农民增加收入的同时也让城市大人们有机会品味乡间生活。

 

Showrooming指先到传统实体店查看某件商品,然后到网上以较低的价格将该商品购入的行为,我们可以称之为“先逛店后网购”。

Fake-ation指休假期间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查阅电子邮件及完成与工作相关的任务,可称之为“不像假期的假期”。另外,这个词也可拼写为fakeation 或fakation。

Boss key是电脑游戏中使用的一个特殊的快捷键,用来快速隐藏游戏界面并显示正常工作程序的一个特殊界面。

24/7/365,也可写作24-7-365,近几年常用来形容“持续无休”的概念,即全天、一年中的每一天都不停歇。这三个数字组合就是“一天24小时,一周7天,及一年365天”概念的缩写形式,既可用作副词,如,这个中心一年365天,天天24小时开放;也可用作形容词,如,我们提供全年无休,全天候24小时客户服务。

flash quit年轻人在入职后很短的时间内,比如3个月甚至更短的3天,因为一些在老员工看来无法理解的原因而辞职,这是新近出现在中国的一个现象,由此产生了一个新兴词汇“闪辞”。

Like-gating指Facebook等社交网站用户要求浏览自己页面的用户需先点“喜欢”才能查看页面内的某些内容,我们可称之为“喜欢屏蔽门”。

Hate-watching(也可以拼作hatewatching)指定期观看一档你认为非常烂的电视节目,这样做是为了对这个节目提出批评,而你则从中得到极大的满足感,我们可以称之为“批评式观看”。这样的观众被称为“批评式观众”,而且他们并不是单独行动,而是通过社交媒体与持有相同观点的其他观众一起交流,他们为这个目的聚在一起,肆意声讨那档节目的不足之处。

Hanger appeal “衣架魅力”指一件衣服挂在衣架上(而不是穿在身上)时候展现出来的吸引力。一件衣服如果有“衣架魅力”,就会吸引人们走近细看,可能还会试穿,然后买回家。

Weekend lag周末时差是跟飞机时差类似的情况,通常会对人体的生物钟产生影响。只不过,导致周末时差的原因是周末聚会、豪饮以及作息时间的变化,而飞机时差主要是因为长途飞行引起的。

Desk rage “桌怒”指办公室职员在压力到达一定极限后开始在办公室大声谩骂、出口成“脏”的情况。有时候,“桌怒”会发展成同事间的身体伤害、破坏办公设备或者盗窃公司财物、滥用病假以及最终导致工作效率低下等一系列后果。“桌怒”可能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该职员回家后继续撒气,可能会踢小动物或者酗酒来出气。

Rebound job “跳板工作”指你在接受时就知道不会长期从事的工作,这种情况出现多数是因为你知道你有可能会丢掉目前的工作,是形势危急才做出的决定。在你寻找更佳工作选择期间,“跳板工作”可以让你有份收入。

社交恶霸(social bully)指组织社交活动时要求每个人都到场,不允许有人拒绝的人。另外,这种人还不愿意让参加活动的人提前离开,并且会刨根问底追问人家离开的原因。

公交狂躁症(public transport rage)指在乘车高峰时段,很多乘坐公共交通的乘客特别容易动怒。平时沉着冷静、行为有修养的人会为了抢座而与人言语相交、甚至大打出手。赶着上班的心理压力以及路上遭遇的交通拥堵等都是导致公交狂躁症的因素。

Motorpsycho就是指那种骑起摩托车来就完全不顾自己和他人安危的人,或是那些骑摩托车纯粹是为了满足自我表现意愿的人,他们在骑行过程中不愿换挡,因为发动机启动的声音听起来实在太酷了。这种人可称之为“摩托狂人”。

Cyberslacking “网络摸鱼”指员工一边假装工作一边利用单位网络办私事。Goldbricking、Buca-ing" cyberloafing或cyberbludging等词都可以用来指“网络摸鱼”,这种行为会导致工作效率低下。

女友专用调(girlfriend voice)指男士在跟自己的另一半说话时声调和语气上的变化。这种变化主要体现为:声调提高、语调更显温柔,并且不时夹杂着各种爱称和幼稚的语言。

Nillionaire指手里没什么钱的人,也就是“穷光蛋”。这个词是nil和millionaire(百万富翁)两个词混合而成的,nil的意思就是“零”、“无”。

High Street(或the High Street)是城镇主要商业街通用的一个转喻说法,可以直接称为“商业街”,在英国尤为常用。High Street通常是市中心商店和商家最集中的地方,也经常被用来指代零售业。

Strawberry Generation “草莓族”这个说法是由一位台湾作家在她一本关于办公室法则的书中创造出来的,它指的是60年代后出生的办公室职员,他们像草莓一样是在多方保护的环境中长大的,生活中轻微的碰撞就能让他们受到伤害。

“丁狗族”是什么意思呢?“丁狗族”是来源于DINKWAD这个英文缩写,代表的是“双收入,没孩子,养宠物狗”的家庭。这个说法是在“丁克”(双收入,没孩子)这个概念的基础上延伸出来的。相关的说法还有“丁期”(双收入,还没孩子),以及“丁啃”(双收入,没孩子,高按揭)等。

H group 2012年,H族这个词很流行,它指的是一群追求特定生活方式的人,这里的H代表高、健康、诚实、和谐、甜蜜、希望,以及帅气。

朋友劫持(friend jacking)指某人经人介绍进入一个社交圈子后,却变得比那个介绍他/她进该圈子的人更有地位、更受欢迎的情况。通常来看,那个“介绍人”会逐渐被冷落,并最终被彻底踢出那个圈子。

友敌(frenemy,有时也拼做frienemy),是friend(朋友)和enemy(敌人)两个词组合而成的,指伪装成朋友的敌人或者互相竞争的同伴。这个词1953年就已经出现,用来指代个人及群体组织之间的人际关系、地缘政治关系以及商业关系。

Snailpapers “蜗牛报纸”这个词是对“蜗牛信件”一词的演绎,蜗牛信件指通过人工投递的信件、账单等,比电子邮件肯定慢很多。不过让人有些意外的是,“蜗牛信件”这个词早在1982年时就被收录进常用语言词条了。

Appiphilia  App痴迷症指的是对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简称app)的那种热爱之情。这种奇异的病症最明显的特征是一开始下载手机应用程序便无法自控。

Deep bro talk指两个关系很近的男性朋友之间一次严肃的谈话,内容涉及他们当前生活中经历的所有事情,我们称为“哥们儿深聊”。这种谈话是很神圣的,在没有得到另一方允许的情况下,谈话内容不可以透露给任何一个人。

Selfie就是“自拍照”,尤指那些自拍后上传到社交网站的照片。

比特币(Bitcoin)是电子货币的一种形式,是专为互联网交易使用创造的货币。比特币不像传统货币那样由央行来发行管理,而是完全依托互联网来运行。比特币由一个计算机网络来“印制”,一款特制软件在该网络中运行,以固定稳定的频率发行新币,目前的频率为每十分钟出25个比特币。

 

Milk brain “牛奶大脑”可以指新生儿母亲表现出的情绪错乱和大脑反应迟钝的状态,也可以指这些妈妈们全身心投入到孩子的身上,其他事物一概不予理会的情况。

Catfishing指在网络环境中对自己的情况有所隐瞒,通常精心编造一个优质的网络身份,目的是为了给他人留下深刻印象,尤其是为了吸引某人与其发展恋爱关系,我们可称之为“网络自夸”。

Humblebrag,就是humble(谦虚)和brag(吹嘘、自夸)二词的合成形式,即“谦虚自夸”,是一种最低级、最让人鄙视、最令人厌恶的自我吹捧方式,通常以一两个零散句子的形式出现在社交网站上。

 

Freemale 自由女是选择单身生活,不追求长期恋爱关系而更重视友谊的女性。有些自由女会出于种种原因选择不要孩子,而有些会选择做单身母亲。

 

In-joke (也叫inside jokein joke)是只有在同一个社交圈子、职业或者思维理解方式一致的群体内才明白的幽默,即“圈内人的幽默”。只有那些了解事件背景的人才能明白其中的幽默之处。

Brass ceiling一词是由glass ceiling(玻璃天花板)演化而来的,后者指不顾资质和成绩,阻碍少数民族和女性在职场升迁的一道无形又难以打破的障碍。这里的brass一词就代表军队和执法部门的制服,因为他们的制服纽扣都是用黄铜做的。

所谓的“香槟问题”(champagne problems)其实是有钱人和名人在两件绝佳好事之间抉择的情形,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很希望能够有幸面临的问题;而且从实质上来说,这压根就不算是个问题。

Lipstick effect 口红效应指的是在经济危机时消费者更愿意购买相对廉价的奢侈品这样一个理论。女性消费者在经济危机时选择购买的不是价格不菲的皮草服装,而是高档口红。

拿铁艺术(latte art),有时候也叫做卡布奇诺艺术,是一种在卡布奇诺或拿铁等牛奶咖啡饮品的表面用奶泡画出图案或者进行微型雕花的艺术,也就是俗称的咖啡拉花。

Facekini(脸基尼,也叫尼龙防晒头套)是一种供游泳爱好者和海滩休闲人士使用的类似滑雪面具,可以覆盖整个头部,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这种面具在青岛很流行,人们在海滩上晒太阳的时候用它来阻挡紫外线和水母。

 

Chainwatch就是一集接一集地看电视剧,这个说法是由chainsmoke一词类推而来的,chainsmoke指一根烟吸完以后立马又点上一根,有时是用第一根快吸完的烟来点下一根烟。

Sharents就是那些忍不住在博客、微博上发布自家孩子照片或近况的父母,我们称之为“分享父母”。这一类父母基本都是30来岁,他们代表着较早使用社交媒体的那一代人,在公共平台上分享个人想法也是很自然的事情。这种分享行为就叫做“父母分享(sharenting)”。

Ghosting,也叫爱尔兰式告别或法式告别,指没有跟任何人告别就离开某个社交活动的行为,即“不辞而别”。前一分钟,你还在酒吧、家庭聚会或周日早间的婚礼早午餐桌边,下一分钟你就不见了,像鬼魂一样无影无踪。

无手机焦虑症(nomophobia)指手机联系不畅通时的恐惧心理。这个词是no-mobile-phone phobia(无手机焦虑症)的缩写形式,是由英国一个名为YouGov的研究机构在受英国邮局委托研究手机用户焦虑症状时首创的一个说法。

Living will(生前预嘱)现行的财产法允许个人对身故后的财产事务提前做好安排,库特纳从中获得灵感提出了让个人提前表明在身体无法自主时想要得到的医疗护理要求。因为这种“嘱愿”要在个人活着(但无法做决定)的时候使用,所以被称为“生前预嘱”。

空怒(air rage)是飞机飞行期间,乘客和空乘人员引发的捣乱或暴力行为统称。第一例有纪录的空怒事件发生在1947年,在一架由哈瓦那飞往迈阿密的飞机上,一位醉酒乘客袭击了另一位乘客并咬伤了一名空乘人员。最近一段时间,空怒也被用来形容发生在机场的捣乱破坏行为。

Sodcast就是在公共场合把音乐放得很大声、让别人都听见的行为。比如,用手机扬声器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放音乐。做出这样行为的人,即sodcaster,很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注,所以他们像汤姆猫一样随处播撒着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声音。

Generation XL指体重超重的儿童或年轻人,即“超大码一代”或“超重的一代”,XL代表衣服尺寸中的超大码。

送礼焦虑症(gift-giving anxiety)是一种社交焦虑症。一个人在送礼时的焦虑程度与其想要得到的认可需求和对礼物会否得到负面评价的担心程度有关。

Digital wildfire就是在网络上,尤其是社交媒体中,迅速传播的虚假言论,即“网络谣言”。这种言论是一种误导性的信息,能够以极快的速度攻破公众观念,其导致的结果可能会很严重,甚至有潜在危险性。

 



  更多文章